Friday, June 20, 2008

柏拉圖式戀愛


搬了來新屋,最開心的應是Plato,除了有大一點的空間活動外,還可堂堂正正的出外散步。放狗時發現原來很多香港人很怕狗,有些很誇張的離遠數十呎已閃避甚至發出怪叫,連小孩子也是這樣,大概是受了大人的影響。小孩與狗是天生的伴侶,大概因為他們身高差不多,Plato每次看到小孩都十分興奮,香港很多的小孩失去了這個connection我覺得是十分可惜的事。

來過我家的朋友都說Plato太過瘋狂和熱情,她會死命的纏著人家玩耍,尾巴像羅旋杖般搖不停擺動,又輕咬人家的手指直到大家都吃不消。我認為這是因為她還年幼,大個女時應會安定一點,所以並不打算「教」她減少熱情(也覺得教不了),在她眼中所有人類都是她朋友,這份天真正是她可愛之處,實在不忍discourage她。

有人問為何她叫Plato,是因為對我來說她是一隻ideal的狗,而我對她的愛也是柏拉圖式的完美的愛,哈哈,是不是很肉麻?

1 comment:

鄺珮詩 said...

有機會一定再與柏拉圖嬉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