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ugust 24, 2009

《麥收》


《麥收》最後一場,女主角苖紅談為父親的健康擔心,說自己不能想像他的死,然後她哭起來,久久不'能成言。攝影機一直拍,但鏡頭變得一片沈默。過了好一陣子,她終於問導演:“還有什麼要問?”導演不答話,她繼續問,“還拍不拍呀?”影片就在那裏完結了。這簡單的對話充份表現出拍攝者與被拍者的互相信任,苖紅多麼願意開放自己,但拍攝者沒有take advantage of 她脆弱的一刻,也沒有再追問她什麼,這一幕令我感動得不得了。


導演徐童明白到拍紀錄片的要點不在於能問到多少問題,取得多少料,反而沒有問的比問了的更重要。所以片中他完全沒有問苖紅關於她工作的問題,沒有問她一天接多少個客呀,怎麼做呀,跟男朋友的性生活呀這些想當然的八掛問題,他從頭到尾沒有把她當作一個妓女,只把她當作一個人,單是這一點,對被訪者來說,已比那些好心做壞事的NGO 不知強多少倍。

3 comments:

曉蕾 said...

但苗紅會哭,是因為徐童問她: 你知道你的父親會死嗎?
這是非常差勁的手法,他是明知故問, 存心要拍她哭!

A perpetual student said...

他好像是說"你有想過你父親會死嗎?"
我的閱讀是他想問她有否這樣的心理準備,出於一種朋友的關心。
若他存心要弄哭她,大可繼續追問下去。
當然我的閱讀受我認識的徐童所影響。

曉蕾 said...

他和她一起去醫院,大家都知道沒得醫,就算朋友也不會這樣問.
弄哭了,光拍哭便夠.
同意徐童真的當苗紅是朋友,但他對紀錄片導演應有的責任和態度,想得太少.這次示威的理據,不全對,但若能令徐童更認真思索,是好事,一面倒撐佢,無好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