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ugust 3, 2011

菲傭與居港權


最近有在港住了25年的菲傭伸請司法覆核以獲取居港權,引來社會很大的迴響,大家恐防數以十萬計的菲傭來港跟本地人搶飯碗,搶福利。有人在Facebook成立了一個叫「愛護香港力量(愛港力) 」的群組,裡面的留言嚇死人,還以為回到五十年代美國南部:

菲傭成港人.香港快陸沉」

冇公民黨d高教路,d死賓賓點識申請法緩打官司啊~,最​後,咪又要香港人埋單」

佢地黎分本來屬於我地既利益,又會唔會對我地唔公平﹖佢地黎做野我地有出糧俾佢地架﹗而家仲要做埋老闆,唔係​下話﹖」

班菲人.殺香港人,侵南沙,佔中環,還要搶福利,正一HIV」

討論區內,因為是
匿名,言詞更激,什麼「臭賓」、「狗賓」、「僕人國」之聲不絕,又把事情和上年的人質事件拉上關係,極盡非理性之能事。這兩天我搭車時望望隔鄰的人,想到他們可能就是這些bigots,突然覺得這城市很陌生。

有一位比較年長的網友概欺現在社會太暴,他回想以前住木屋區,有鄰居放火燒自己的屋以求獲公屋,其他鄰居們一面出來看火一面祝賀他得以上樓,沒一個人指責他騙取公共資源。現在香港社會福裕得不得了,財政儲備年年有增無減,政府的錢多到要亂派,大家反而覺得香港快要破產,「蝗蟲」快要搶光我們每一毫子。

這都要怪港府的divide and rule策略,從97年放風說有190多萬內地人有居港權起,之後傳媒開始製造「綜援養懶人」的輿論,香港人開始憎人富貴嫌人窮,社會變得分化,人也沒有同情心。


2 comments:

甘仔 said...

"香港人開始憎人富貴嫌人窮" has always been true for a long time. Even before 1997.

A perpetual student said...

Not really. 以前香港人視有錢人為奮鬥目標,稱李生為超人。